最佳拍档 | 聊聊那些混酿届的金字招牌

北风和你呀 2019。07。25

说起葡萄酒就不得不提混酿,也就是将不同的葡萄品种调配到一起。

调配这个词听起来可能不太光彩,但其实无数的世界名酒都是被调配出来的。

不同葡萄品种的混酿就像做菜,一切都讲究一个完美搭配

分寸的把握极为重要多一分佐料,少一分火候,都会失了本味。

那些常见的混酿组合就如同一块金字招牌,百吃不厌。

波尔多红混酿(Bordeaux Blend Red Wine)


主要品种: 赤霞珠、梅洛

次要品种:品丽珠、小维多、马尔贝克

混酿届的经典,全世界效仿最多的混酿组合。

在波尔多一众红品种中,,能担纲红波混A咖位置的只有赤霞珠梅洛

这个组合颇有些道家哲学的意味:刚柔相济,相得益彰。

赤霞珠浓郁的黑果和雪松烟草气息给这个组合带来了复杂深邃的香气,强劲的骨架却将铁血王者睥睨众生的气质显露无疑。而天生结构不足的梅洛却拥有更为饱满的酒体和柔顺的口感,减弱了赤霞珠严肃感和侵略感,反而赋予了其丰满的血肉,增添了几分平和。

此外,品丽珠、马尔贝克、小维多也时有添加,对果味、花香甚至结构加以补充。

经典不可复制,但向他致敬的作品仍然不凡,比如纳帕,比如玛格丽特河,再比如深受波混影响的超级托斯卡纳。

超级托斯卡纳(Super Tuscan)


主要品种:桑娇维塞、赤霞珠、梅洛

次要品种:西拉、品丽珠

如果说波混是坚韧的象征,那超托则更像是力与美的碰撞。

这一类别下有多种不同的组合,但多数情况是由赤霞珠、梅洛桑娇维塞三者同台演绎。

坚实有力的赤霞珠,依然是组合中的力量担当,饱满多汁的梅洛仍然提供圆润的口感。

但是!拥有典型的酸樱桃和森林土壤的桑娇维塞是这种意式“波混”最大的魅力!毕竟说起意酒的特点就是可口的酸度啊!


活泼灵动,可;沉稳内敛,亦可。

生于经典而又天生反骨,这是属于超托的精彩。

波尔多白混酿(Bordeaux Blend White Wine)


主要品种:长相思、赛美蓉

次要品种:密思卡黛乐、灰苏维翁、白玉霓、鸽笼白

有人说,处于红波混光环下的白波混是最大的输家。

可笔者想说,白波混从来就什么不是缩在角落里的小可怜。

无疑,长相思是白波混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美人如花隔云端。

桀骜不驯,温婉精致,两个完全相反的词汇落到她身上却都无比贴合。酸度脆爽、线条纤细明朗,标志性的草味与百香果清新而又撩人。

饱满极富质感的赛美蓉是长相思最有力、最具包容性的后盾。经过时间的雕琢的赛美蓉,展现出的蜂蜜、烟熏以及油质感更添了几分大气。

密思卡黛乐清甜的花果香减弱了白波混冷冷淡淡的成熟,唤起了她深藏的童真,让人生出亲近之感。


而在波尔多的甜酒产区苏玳,变成了赛美蓉唱主角。

丰满的赛美蓉在贵腐的帮助下越发华丽,光彩照人,加上长相思的酸度加持,更有别样的风姿。

有骨有肉,动静皆宜。

白波混,从来不必论输赢。

香槟(Champagne


主要品种:黑皮诺霞多丽、莫尼耶

次要品种:阿芭娜、白皮诺、灰皮诺、小美夜

艺术,是我匮乏的词汇里唯一配得上香槟混酿的词。

红果味充盈,力量感十足的黑皮诺;香气细腻,陈年潜力强大的霞多丽、果香浓郁,圆润柔顺的莫尼耶,就像是香槟里的三原色

三生万物,无年份香槟稳定的风格,年份香槟风土的体现,万千变化都从这三个品种的的相遇开始。

北隆混酿(Northern Rhône blend


主要品种: 西拉、维欧尼

西拉,北隆门面担当;维欧尼,北隆当家花旦。

两位一线品种联袂创造了混酿届除香槟之外少见的红白混酿。

而且香槟还只是不同的酒酿好后调配到一起,北隆是直接放到一起发酵!

但不得不说,这组听起来似乎有些离经叛道的组合,却极具CP感

不超过20%的维欧尼(但通常添加量都在10%以下)被添加到西拉中共同发酵。裹挟杏、桃等核果香气与花香而来的维欧尼柔化了西拉的强硬沉重,带来的是活泼柔顺。它饱满圆润的结构也包容了西拉的不羁。

这对组合还有一个“副作用“——西拉中混入维欧尼不仅没有冲淡酒液的颜色,反而使其更加深浓诱人,这得益于共色反应*(co-pigmentation)。

共色反应:红葡萄酒中的呈色物质叫做花青素,易被氧化褪色或相互结合导致沉淀,而白葡萄皮中富含的黄酮可以与花青素结合,形成一种更为的稳定的化合物来维持葡萄酒的颜色。因此,添加维欧尼看似会稀释葡萄酒的颜色,实则使西拉的颜色更为稳固。

有力而不盛气凌人,丰腴但不肥腻,难怪北隆法规对此表示,这对CP,锁了!

在北隆罗第丘Côte-Rôtie,只允许生产西拉红葡萄酒,而维欧尼是唯一被允许与西拉混酿品种。


近年来这种北隆地区的传统做法渐渐复兴,诸如澳大利亚等新世界国家也纷纷效仿。

南隆混酿(Southern Rhone Red Blend Wine)


主要品种:歌海娜、西拉、慕合怀特

闻名全世界的GSM混酿。

南隆绝大多数地区都喜欢混酿,很少采用单一品种(教皇新堡AOC允许100%歌海娜,但也很少有酒庄真的这么做)。

南隆是属于歌海娜的热土,在这里,完美成熟的歌海娜酒精度能够轻松达到14%,展现出浓郁的红色浆果(甚至果酱)和香料气息,然而色浅且极易褪色,酸度和单宁的缺失使它难以在单酿中拥有绝佳的表现。

西拉带来的酸度与浓郁的黑果,慕合怀特十足的野味和香料特质,同样有着强大的结构与深重颜色的它们是这组混酿中最佳配角。


作为南隆地标产区的教皇新堡,虽然有诸多品种生根于此,但GSM混酿仍然稳稳占据主导地位。


此外,远渡重洋的GSM也在南澳开拓了一片自己的天地,酿出了无数不输给南隆人的佳作。

奥哈红混酿


主要品种:丹魄、歌海娜

次要品种:格拉西亚诺、马苏埃罗

要聊混酿,里奥哈自该有一席之地。

早年间,根瘤蚜袭击法国,大批波尔多酿酒师翻山越岭而来,混酿技术也在里奥哈的土地上兴盛起来。

丹魄和歌海娜的角色分配神似波尔多的赤霞珠和梅洛。

丹魄负责搭建骨架、提供巨大的陈年潜力以及诸如红果、皮革、烟叶的气息,歌海娜则负责丰富酒体(避免冷凉年份丹魄过于单薄),至于格拉西亚诺和马苏埃罗也各自为组合的颜色酸度单宁感添砖加瓦。


里奥哈长期的陈年时间使得他们灵魂更加契合,极强的张力展现出的是生命的质感。

鲜活的灵魂和光阴的滋味,这个超长待机的组合都能给你。

.

混酿之道,如同烹饪,不在于其中一味的一枝独秀,艳冠群芳,而是千滋百味在漫长岁月中的互补、平衡与万象归一。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众吧彩票注册 恒彩彩注册 盛源彩票注册 飞彩彩票注册 500万彩注册 捷豹彩注册 英豪彩票注册 华盈彩票注册 环球彩注册 永利彩注册